全面小康追星

请赐予我锦鱼的力量

喜欢

                             
“你喜欢她吗?”这句话在许诗茵心里反复重问。喜欢?是啊,我喜欢她我好喜欢她,她知道吗?望着流着汗水正在努力训练的蒋申心里一阵心酸。

公司挑了三个人去《101》其中有赖美云、蒋申和许诗茵。没有了林慧的阻碍许诗茵可以不顾她人去拥抱和闻着蒋申的头发的香味。赖美云这个天生的乐观派到处去撩别的小姐姐,哪里有空撩她们两个。

不要走。新的一轮淘汰赛,孟美岐要选择一个可以留下的队友。许诗茵心里祈祷,不要走,不要走,我还想和你在一起。眼泪哭花了脸上的精致的妆,被别人抱在怀里以试安慰。终于孟美岐向前走动,她的手牵着蒋申。许诗茵堪堪松了一口气笑了。

其实自己知道她也会被淘汰,可是她想留在这个舞台不仅为了sing还为了蒋申。当杨超越戳了许诗茵的后背她崩溃地蹲在地上哭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留下来,因为想留下来的人太多了而杨超越选择了她,愿望达成了许诗茵和蒋申再次可以在登上舞台了。

“许诗茵,你最近特别的黏人。”蒋申笑嘻嘻对她说。许诗茵小声嗯了一声,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留不下了王菊正在“向阳而生”了。当公布投票数后,王菊留下了。许诗茵点点头心安理得接受了。还好蒋申留下了,既然我留不下来我就祝福你,请你加油。

在许诗茵走的前天晚上,蒋申蹭了她一顿宵夜。蒋申嘴里嚼着的饺子,手指指着许诗茵碗里的肉,口齿不清的说:“吃……”许诗茵会意得夹了肉放到她碗里。突然无厘头蹦出一句:“你喜欢她吗?”“谁?”蒋申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她,神色微顿。“我是说孟美岐,你那么努力的练习不是为了她吗?蒋申脸红的把头底下点点头:“嗯,我喜欢她。”许诗茵感觉心里坠下万丈深渊,表情像却平日一样“你要加油!不要辜负她的希望。”蒋申还是点头回应,在她眼里蒋申除了会点头还会撒娇不会别的了。看得出许诗茵因为喜欢孟美岐才失望,她突然站起来抱着许诗茵笑着撒娇:“我也喜欢你~”许诗茵抓着蒋申的手开玩笑的说:“你总算有点良心还记得室友。”

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明明知道答案但许诗茵不甘心她想亲自听到蒋申的回答。每次找蒋申都会看见她面对镜子很认真的练习,偶尔会看见她冲着孟美岐很开心的笑,这刺眼极了。许诗茵发现自己可笑极了,她从来不这样可自从遇上蒋申她变了。

蹭完宵夜的许诗茵把蒋申送到门口,关上门的瞬间,她站在门后面平日的表情消失了随之是眼泪她崩溃坐在地上哭了。从来不爱哭的许诗茵因为蒋申哭了,她哭的很绝望心里喊着没有结果的问题:蒋申,你回头看看我好吗?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为什么你只喜欢孟美岐?你看看我啊……看看我……

既然你我无缘不如把这份喜欢放到心底,蒋申我祝你心想事成。蒋申把送许诗茵到车开门,许诗茵上了车隔着窗户她们两个对视一笑,笑的很灿烂,她们摇着手恋恋不舍喊着“拜拜——”

摘星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怪我不自量力,妄想徒手摘星。”

要离开了,最后一站蒋申没有留到最后。离开的前一天蒋申预料到她要离开了,她拿着两瓶可乐拉着小七走到楼梯台阶上坐着,“嗤——”楼道里只发出可乐开气的声音。小七半笑道:“大晚上的喝什么可乐,明天又要肥一圈了。”蒋申手里的动作停来下了突然抬头红着眼眶望着她,小七想开玩笑的话咽在喉咙里,她握着蒋申的手天生的御姐音很让人有安全感“怎么了?”蒋申低着头有些吞吞吐吐,“就是……就是……我感觉……我留不到最后……”说着蒋申小声哭了起来,她吸吸鼻子边擦眼泪边抽噎:“就是……小V也走离开了……下一个应该是我了……”蒋申的手心覆盖赖美云的手背:“就……挺对不起美岐的……我是被她捞来的……我留不到最后了……”赖美云唉声叹了一口气还是因为美岐,“呆比,你没有对不起她,你很努力了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到,你的预感一点不准你上次还预感我们出去晴空万里结果出去不到十分钟突然下了大雨害的我们淋湿了,这次不准!”赖美云点点头语气非常肯定。蒋申也跟着点点头小声嗯了一声,她知道赖美云是在安慰她明明她最小却让她为自己操心,万一自己真的走不到最后,小七岂不会孤单?说好一起走花路的结果大家走的零零散散了。预料蒋申要说什么,赖美云首先开口阻止她想说的话:“今晚什么都不要想,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训练。”说着手里拿着另一个还没有拧开盖的快乐肥宅水脸上笑嘻嘻说道:“可乐我就拿走啦~那我回宿舍了。”

赖美云回宿舍了,蒋申还在坐楼梯台阶思考“人生”早睡是不可能的,今晚是一个不眠之夜。蒋申沉浸在“悲惨”之中,天马行空的想象让她害怕,越是要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越是行不通。在楼梯上一层早已有人站着看她好久了,蒋申没有留意到后面的人走过来手轻轻拍了她肩膀:“小哭包,别哭了。”赖美云回宿舍了大半夜的除了她谁还会这里?话音未消这声音有点熟悉——孟美岐。

“美……美岐!”吓的蒋申摸了摸胸口还好还有心跳声,妈耶!反应过来的蒋申马上擦干眼泪,悄悄试探她:“你怎么来了?”孟美岐反应很平静:“睡不觉就出来溜达,就看见你了。”她岂不是听见我和小七的讲话?蒋申本想再次试探却被孟美岐抢先一步:“刚才……你和赖美云说的是真的?”蒋申低着头把两只鞋的鞋带解了再绑心照不宣“我……不,不是,就是努力了那么久不想离开,我想陪小七。”孟美岐听到“小七”这两个字心里由其失望:“是为了小七啊。”但说出话却很潇洒,蒋申没有发现孟美岐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想陪小七是真的但她更想陪美岐,蒋申发现美岐就是她的曙光。

“你想摘天上的星星吗?”蒋申打破尴尬的气氛,面对突然的问题孟美岐现的很奇怪。“小时候望着天上的星星,一直很想摘它爸爸告诉我天上的星星是摘不到的。”蒋申回头看着孟美岐眼里似乎闪着光“后来我遇到了星星,不是天上的星星可我还是摘不到。”

“我想摘星星。”孟美岐对上蒋申的眼,语气非常肯定。

“孟美岐你一定会走花路的,你要加油!晚安。”蒋申马上终结了话题,在她的视线里飞快地走开了孟美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明白话里有话但她不知如何解释。

不负众望所归孟美岐终于出道了,走了花路的她终于明白那天夜里蒋申说的星星是谁了,也明白了蒋申所说的“摘星”的故事了: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怪我不自量力,妄想徒手摘星。

孟美岐是大家的星星,而蒋申想摘的星星只有孟美岐。

低血糖

                           
     蒋申有点低血糖,一犯起病来谁都招架不住。

     不就是低血糖吗?休息一会就行了。小七翻了一眼白眼无语看着孟美岐似乎在说你这个直女!“你是没有看见她犯病的样子,她一低血糖谁都招架不住!”“哪里有那么严重。”孟美岐不相信。“哪里没有,有次我、小v和蒋申一同出玩……”听着小七喋喋不休说着蒋申低血糖的情况心里打从的好奇:她低血糖是什么样子……她被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可怕,自己是魔鬼吗?

     “在说什么呢?”孟美岐肩膀被人轻轻啪响,回头看到一脸疑惑的蒋申“刚刚听见有人说我的名字。”蒋申望了一眼坐在孟美岐旁边的赖美云更加疑惑“小七,你又在说我什么了?”“没有没有。”小七拼命地摇头像拨浪鼓似的她试图转移话题,“你身体好点没?”蒋申皱着眉头,双手揉着两边太阳穴,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不知怎么的有点晕……”“等等,你该不会……”小七突然想起什么,把旁边的孟美岐吓了一跳,孟美岐刚才正好奇盯着蒋申的脸出神了。“不可能的,今天我可是吃抱了。”蒋申一脸肯定,说完还摸了肚子。“你脸色有点不好,有点青。”孟美岐盯着蒋申的脸许久才说出口。“有……有吗?”蒋申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有点语无伦次“你,你可别吓我……”赖美云像领导似的站在蒋申面前,这个“领导”虽然有点矮但是她认真严肃“检查”她的脸。蒋申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了,双手遮住脸转身走到孟美岐旁边的椅子上念念道“不要盯着我的脸,我暂时没有事。”

     早知道不立旗了,一立旗就倒了。她想起网络热门的梗“真香!” 现在她就那个少年。

     蒋申有点不舒服,不,是天大的不舒服。她的头开始发晕了,眼前一片紫色和一片蓝色互相闪过,整个地面开始天旋地转。她勉强地用一只手支撑椅子,另一只手伸向并同脚步跌跌撞撞走向赖美云和孟美岐的方向,发出微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听见的求救声:“小七……”似乎听到有人喊她,赖美云一转头看见蒋申脚步不稳快要倒下走向她。赖美云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她。突如其来巨大的力量让赖美云稳住不脚也一起倒地了。训练室发出嘭的响声。正在研究舞蹈动作的孟美岐转头一看就看见了赖美云正使劲抱着蒋申眼神一脸求救的看着她说:“我快不行了……”孟美岐接过赖美云手里抱着的蒋申,一只手把蒋申的头靠到她肩膀上,另一只手扶着蒋申的肩膀。刚想开口问原因赖美云却先开口了“好像是低血糖。”赖美云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对于蒋申低血糖晕倒的行为赖美云早习以为常了。“我去拿葡萄糖。”说着往门的方向小步跑。

     赖美云走后,训练室就剩她们两个人了。

     孟美岐很认真盯着蒋申的脸上,脸上没有血色,嘴唇也因为低血糖而显的苍白。她就安静的躺在孟美岐怀里,或许是睡觉了?突然怀里的蒋申全身发抖牙齿哆嗦抖起:“冷……”“冷?”正疑惑着,蒋申正往她怀里使劲的地蹭。脸色并没有变依然是没有血色,但是嘴唇比苍白白的更白。“抱……抱……”蒋申的手搭在孟美岐的肩膀上,微弱的声音里带着似乎有点撒娇。“好。抱——”孟美岐依了小病号的要求,把蒋申紧紧的抱在怀里。门打开了,赖美云拿着小水怀里面装着葡萄糖水紧张地问道“怎么样了?”孟美岐摇摇头:“说是冷要抱抱。”“是这样的,快把葡萄糖水给她喝下去。”孟美岐接过葡萄糖水把杯子延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喂到她嘴里却流了出来了,孟美岐疑惑看着赖美云,赖美云皱着眉对她摇摇头:“我们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嘴对嘴喂着喝。”还没有等赖美云反应过来,孟美岐已经喝了一小口的葡萄糖水含在嘴里,孟美岐嘴唇贴上了蒋申的嘴唇,撬开蒋申的嘴唇把葡萄糖水送到嘴里。所幸,葡萄糖水在蒋申嘴里并没有流出来 。赖美云看到这一幕脑子一片空白,耳边响起嗡嗡的声音。等她反应过来后孟美岐又接着一口了。她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悄悄地离开这里。

     其实,赖美云想说:我来喂她吧。然而她看到这一幕并没有说出口,反而咽了下去,然后马上溜了。

     葡萄糖水喂完了,发现赖美云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她用手指擦干蒋申嘴角的残留的水和挂在自己嘴唇上的滴溜,发出感叹:怪甜的 。孟美岐以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嘴唇,回想起刚才的那个吻。蒋申的嘴唇好柔,好舒服。她撬开蒋申的嘴唇的那一瞬间好想拥有她,她深情望着蒋申发现她眼角不知何时挂着泪珠。嘿嘿,吃到了蒋申的豆腐,她像蜻蜓点水般在蒋申的嘴唇亲了一口。

     次日,在饭堂。蒋申和赖美云一起吃饭,蒋申旁边恰好是孟美岐。蒋申一边夹着菜一边说:“我低血糖的那天,嘴,嘴……好像体验到了有点柔 ……怪舒服的感觉……”孟美岐红着脸低下头一声不吭地吃饭,醒目的赖美云马上把自己碗里的肉夹到蒋申碗里:“呆比,多吃点……”

其实这个文我已经很早就写了一半,谁知我写到一半的时候呆比的纪录片说:她是田径队。妈耶,总不能不写吧,于是我在考完试后把它补完了。关于低血糖,我以前经常是这样的后来才好了一点,低血糖发病大概是这样的了(那时候我好像晕了,但是又有知觉那一种。)没有人对嘴喂我!写的很不好…

“你亲手救了我,现在又亲手送我离开。”

这对注定是be

侧脸

                             
    孟美岐有一个爱好——喜欢看人睡觉的侧脸。在宇宙少女团里她已看过不少人的侧脸,她很喜欢拿吴宣仪睡觉流口水的梗开玩笑,每次都能把吴宣仪气到无奈“明明是我重感冒了,鼻子不通气只能用嘴巴呼吸,才不是流口水!“是是是,我的小公主……”孟美岐嘴上应承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真想看看别人的睡觉的侧脸……”吴宣仪翻了个白眼打断她:“得了得了,如果被你看到了你又要拿这个梗拿开玩笑了被看到的人岂不是被你气死?”

    孟美岐可真是个“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孟美岐队选择了跳《忐忑》旁听生蒋申本来是vocal的,一下子要转行跳舞而且她没有舞蹈基础这对她来说难度很大。反复重跳蒋申还是跟不上音乐节奏和手上的动作,她像泄了气的气球在背后偷偷的抹眼泪却被发现了孟美岐顺着她弯的背从后面抱着她,温柔安慰她。蒋申梨花带雨的说出了心里话她不想拖累队友,孟美岐队很厉害她不想因为她一个人拖累整个队伍。队友安慰她后蒋申整理好情绪再次练舞,孟美岐的眼睛时不时看着蒋申看到她那么努力心疼极了,真是个努力的姑娘。吃过晚饭后蒋申一头扎进训练室,孟美岐回到宿舍洗完澡后才发现水壶不见了,她回忆今天去过的地方只有可能忘就在训练室了。到了训练室门口听到了《忐忑》在播放着,那么晚了谁在那里?她悄悄地打开门看到中间躺着一个人,她随手把放在椅子上的手机播的歌关掉再走过去看她。一头棕色的散发散在地面上,脸是半遮的躺着人一呼一吸的。睡着了?孟美岐的爱好又来了,她轻轻地盘腿坐在她面前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把睡着的人的发梢绕到耳边,是蒋申啊。她双手撑着脸静距离望着她。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一对像小鹿般炯炯有神的眼睛;鹰钩鼻鼻尖有一个痣自己虽然也有痣不过很小不认真看发现不到;嘴巴红彤彤的真是想叫人亲一口。蒋申呼出的气息像是暖昧使她全身酥软,孟美岐鬼使神差伸出手轻轻地在蒋申右脸颊上抚摸到嘴角这个动作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直到蒋申抓了抓右脸颊奶声奶气说道:“嗯……休息一会就……训练不能让……美岐……失望……”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马上收手听到这句话孟美岐心里感动极了,好想抱抱她然后把她柔进骨子里。小七说的没有错她真不会是个撒娇鬼连睡觉都能撒娇。于是孟美岐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到她身上,拿走水壶回自己的宿舍。在孟美岐走后的10分钟后,蒋申醒了。她撑起身子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她腿上,她一看拿起衣服反复观察这是谁的。她闻了闻衣服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茉莉香传到她鼻子里。她心中一暖手紧紧地抱着衣服,然后啪着自己的脸下定决心:却不能让美岐失望!

     像是命运的安排,孟美岐老是在晚上经过训练室听到《忐忑》这首歌在播放,不用说肯定是蒋申了又在练舞了。而孟美岐每次偷看她的时候她总是已经睡着了的状态,依就往常一样孟美岐都会趁着她睡着了的情况下偷偷看她伸手摸她脸颊到嘴角然后听她撒娇。但孟美岐顺着她的额头摸到她的嘴角的时候,蒋申的嘴角突然动了:

     你不想亲来赐我甜蜜吗?

     她突然起身,孟美岐被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尴尬的手停在空中。蒋申望着她的动作有些好笑但很快就正经下来“我闻到你身上的茉莉香了,你天天偷看我睡觉不是喜欢我吗?